2019年08月29日 星期四

大朗镇杨涌杨梅岭人蔡映女:小小通信员肩负大使命

起源:东莞时间网 2019-07-24 09:56:11 记者:李健武 通信员 叶惠涛 叶创志

  ■曾担负东江纵队通信员的蔡映女 通信员 叶惠涛 摄

建军节来临之际,近日,记者追随大朗镇杨涌村委会干部一起到塘厦访问蔡映女——一名曾经为东江纵队冒逝世送信的通信员。蔡映女是大朗镇杨涌杨梅岭人,今年83岁。记者看到,岁月虽然在老人脸上留下了纵横沟壑,但她的身材仍十分健朗,思维也非常明确,看到村干部和记者的到来,老人家喜上眉梢,走进屋里捧出了大大小小的十多个革命勋章。一枚枚金光闪闪的纪念章,正是国家对这位英勇战士的最高褒奖。

每日步行二十多公里送情报

抗日战斗时,为了摸清日伪军的军事动向,更好地打击敌人,东江纵队逐步建立了一整套周到的情报系统。1944年,纵队司令部设立情报总站,各支队或大队设立情报站,在敌人占领区设有情报站或情报人员,组成周到的情报网,后来一直沿用到解放战斗。情报站收集的情报包含军人数、布防、兵器设备、工事设施、战斗力强弱等情况。尤其是敌人有举动时,就要千方百计提前获取其正确情报,抢在敌人举动之前。

其间,东江纵队在黄江黄牛埔设立了情报站,1948-1949年,年仅12岁的蔡映女家境贫穷,在表姐的介绍下,走上了革命道路,当起了通信员,重要负责在大朗镇、黄江镇两地每个东江纵队站点之间的情报传送。通信员是在部队、在组织中担负递送文书、情报等联络工作的人员,需要熟记有关单位的番号、代号、口令、路标、信号和敌我辨认标记,熟记有关首长和单位的地位、距离、路线及沿途情况,是组织的千里眼、顺风耳。通信员一般是由年轻的少年或青年担负,利用青少年身材矮小、年纪尚幼等特点便于暗藏,因此在当时俗称“小鬼队”。1948年,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后,12岁的蔡映女参加到“小鬼队”当中,正式成为一名通信员。

通信员的工作并没有蔡映女想象中的轻松。那时候组织条件有限,蔡映女只能用徒步的情势穿梭到各个站点传递文书和情报。早上,黄映女收到情报之后,就按照专业隐蔽的方法,在纸上或者其他载体写好暗号,然后从杨梅岭街头岗出发,沿途去到沙塘围、沙步围,然后到石厦、仙村,再到黄江墟,最后达到终点站黄牛埔,所有站点走完已经是日薄西山。蔡映女算了一下,去程十多公里,每天来回就是二十多公里,日复一日。刚开端,腿走得酸软无力,后来习惯了之后越走越快。

沉稳应对与敌人斗智斗勇

每天,蔡映女首先都要在站点吸收危情应对训练,与其他队员一同锤炼党性。蔡映女说,一旦遭抓获时,要沉稳面对,想措施应对他们的搜查和盘问。“我们一旦做通信员,就打算为革命献身的了。一旦被敌人抓获,认了敌人会将我们枪毙,不认也会将我们枪毙,横竖都是逝世,但后者却是逝世得其所,还可以换来为国民献身,为革命就义逝世得光荣。”蔡映女说。

蔡映女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就是被敌人抓获。那时,蔡映女正在赶往黄江墟,路上碰巧遇到敌人的抓捕。这时候如果掉头走掉的话,反而更引起国民党的猜忌,蔡映女只好强压着紧张的情绪持续向前走,边走脑里边快速思索着等下要编什么话,去哪里,去找谁,去干什么。

敌人叫停蔡映女,问:“你是不是‘小鬼队’的,去找谁呢?”

蔡映女心里明确这时候如果答复不是的话,国民党反而认为你就是,她故作不知地反问:“什么是小鬼队?我不知道是什么,我只是个小孩……”

敌人拿枪指着蔡映女,持续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去我姑婆家。”

“你姑婆哪里的?”

“梅塘的。”

“你是哪里人?”

“杨梅岭人。”

“你自己一个人去那么远?去干嘛?”一个小女生独自一人去离家那么远的处所,敌人猜忌渐重,大声恫吓蔡映女问道。

“我弟弟病倒了,妈妈让我到姑婆家去讨点药吃。”

见蔡映女对答自然,梅塘太远也不便考证,敌人只好把蔡映女放了。

由于机敏机动,在两年的通信员生活里,每次遇到危险时,蔡映女总能够机灵地化险为夷,为东江纵队打击敌人作出了贡献。

苦尽甘来终得保养晚年

1949年解放后,蔡映女卸下了通信员的身份,做回一个平平常凡的小女子,到常平镇读书。她是班里年纪最大的学生,同学嘲笑她“都可以出嫁了才来读书”,但是蔡映女不为所动,十分爱护读书的机会。

毕业后,蔡映女回到大朗农场工作。在这里,她遇到了她的丈夫,也是参加革命的塘厦人罗金寿。建国后,因革命有功,组织曾为罗金寿在道滘农场安排了一份企业工作,但没过多久罗金寿便放弃了,因为在革命时,罗金寿身材中过子弹,在水乡工作风湿发作十分难忍,不得不放弃工作。蔡映女追随罗金寿去到塘厦镇,回归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悠然田耕生活。但是收入方面比起在道滘的工作,自然差得多,但是苦难磨练了她的意志,追随爱人她依然保持劳作。

回想七十余年前的那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,蔡映女仍历历在目。83岁的她,现在仍有时候向自己的子女、孙儿女讲起自己的革命“威水史”。现在,蔡映女身材康健,独自一人生活在屋子,还可以自我照顾,她也被塘厦政府列为优抚对象。蔡映女儿孙个个都十分孝顺,每天都会打电话问候她,或者回来都要探望奶奶,跟老人家聊聊天,还带着蔡映女出去旅游散心。耄耋之年,儿孙绕膝,没有比这更让蔡映女欣慰的了,蔡映女笑着说:“我这一生都过得很苦,现在终于可以享福啦。”

责任编辑:梁淑娟

要害词:
版权声明:
• 凡注明“东莞时间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团体所有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情势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•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时间网接洽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邮箱: (请将#调换成@) 处理时间:9:00—17:00
三分彩网 三分彩开奖结果 三分彩开奖 三分彩官网开奖 三分彩开奖结果 三分彩走势图 三分彩开奖走势图 三分彩开奖直播 三分彩开奖记录 三分彩历史记录